蹈浪涛头再弄潮(长三角见证高质量发展·江苏篇(上))

港口经济 林晓舟 2019-10-12 18:10:09
浏览

  说起江苏,人们都知道是个经济强省。江苏经济总量超9.26万亿元,位居长三角第一、全国第二。中国百强县,江苏有24个,拥有量全国最多。

  然而,行走在江苏大地,时时能听到江苏干部群众自省:“数据上看,江苏已经达到小康标准,但是不是全面小康?”“同在江苏,苏北何时才能赶上苏南?”“已经先富起来,如何继续又富又美?”

  “要努力在全面深化改革中走在前列,把中央通过的各项改革方案落到实处,大胆探索,勇于实践,积极试点,积累经验。”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江苏的殷切期望。

  落实新要求,江苏蹈浪涛头,一项项瞄准高质量发展的深度变革酝酿生发、拔节生长。

  观念之变

  辩证看待“守”与“创”,百尺竿头再跨越

  张家港,长江奔腾入海的要津。徜徉在这座旧名沙洲的小城,广厦林立,昼夜繁华。聊天时,当地人脸上洋溢着自豪:我们这里有全国第一家内河港型保税区、第一条县级市高等级公路……

  让张家港人自豪的,还有当下的富庶。2018年,张家港人均GDP高达21.6万元,相当于全国人均GDP3.3倍,并连续十几年稳居全国县域经济百强榜前三名。

  在江苏,像张家港这样的百强县,都值得去看看。改革开放以来,江苏凭借临海优势,靠着敢想敢做的精气神,乡镇企业遍地开花,县域经济欣欣向荣。如今,在中国经济规模超千亿元的29个县(市)中,江苏占11个,数量最多。

  然而,仅靠当年“小鸡吃米、粒粒下肚”的苏南模式,能创造高质量发展的新辉煌吗?

  去年,南通派出代表团赴浙江宁波考察学习,回来后心里有点“酸”:同为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,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已全球“十连冠”,而南通港还在全国十名开外;宁波GDP已经超过1万亿元,而南通刚过8000亿元……

  “思想上的‘机遇疲劳’让南通一再错失良机。”南通市市长徐惠民难掩惋惜:成为沿海开放城市,却没及时升级港口吨位;赶上乡镇企业崛起、外向型经济爆发,却没能及时转型升级……

  “不能‘身体进入新时代,思想还停在过去时’!”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语气坚定,“踏上新时代的历史征程,处在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节点,要主动向思想要红利,用思想添动力。”

  冲出误区、冲破枷锁,一场场“头脑风暴”在全省上下风起云涌,将江苏干部群众思想“堵点”逐个找出、一一打通。

  ——实体经济大而不强,如何实现提质增效?

  有整车制造能力的企业多达30家,销量加起来却不及上汽集团一半;A股上市公司超过400家,但像华为、腾讯、阿里巴巴这样的“明星级”企业却不多见……翻开账本,江苏实体经济总量大,但高端产业发展不充分,制造业大多处于中低端。

  江苏人反思,这背后既有“路径依赖”,也有“速度焦虑”,还有“眼光局限”。只有跳出思维定势、固有模式、狭隘眼界的窠臼,顺应世界产业和科技变革大势,推动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,才能让经济发展更“高”更“优”。

  ——南北梯度差异明显,如何推动协调并进?

  “苏北煤城”是徐州过去的标签。“要摆脱‘地级市思维’,破除传统‘苏北意识’。”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说,这些年,徐州迎来全球顶尖的手机配件供应商,柔性电路板“隐形冠军”等一批优质企业落户,在新一轮产业升级中和苏南同场竞技。

  苏南反骄破满,增强危机意识;苏中不甘中游,争先进位;苏北苦干实干,克服“等靠要”心态……江苏各地揪住各自思想问题,各补短板,各展其能,开拓进取,协同发展。

  ——政府与市场一强一弱,如何增强治理能力?